上下学都要接送
2020-06-13 08:2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提起这件事,村民们都表示难以想象,并称之前没有发生过类似事情,也不敢相信情节如此残忍,高某某将少女强奸后杀害。

这是一栋六间的砖瓦房,房子的整体建筑已完工,还未装修。红砖裸露,没安装门窗。房前有一片菜地,小白菜如今都成熟。屋旁是片空旷的土地,上面是一片不成规模的小树林。就是屋旁的这段路,成了村民们很不愿经过的地方。据邻居们介绍,高某某平时住在这里。傍晚,他经常靠在树旁,盯着经过的女孩子看。见到弱小的女孩经过,他就会去追赶。有时,见到七八岁的小女孩,他也会哄骗称,家里有零食和玩具。有的家长教育孩子天黑后要绕行。

所以,高某某一直未婚。虽然经济条件差,但家人还是立志改变现状。2013年,弟弟、弟妹把多年来在镇上打工挣的钱拿出大部分,给高某某盖新房,姐姐托人在安新县给他找了份工作,每月能挣到3000元。这几年还算消停,全家人计划着,到时候从远地方介绍来个姑娘,结了婚,父母也就放心了。

这样的高某某,直到12岁才上小学二年级,“读不进去书,一着急,摔书跑了,逃学。”父亲说,那年高某某就退学了。

小馨的死,在周边村子引起不小震动。西白庄村民说,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现在村子里的人都不敢让孩子单独外出,上下学都要接送。记者也曾尝试寻找当天找小馨同去上学的女孩,但刘李庄镇二中校长介绍,事发后那个学生已转至其他中学。

9月7日,当得知凶手已经被抓获,小馨父母的心中有了一丝安慰。他们说,希望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。记者看到,在小馨的床上,可爱的布娃娃还摆在床头,小馨母亲说,真希望孩子只是去上学,还没回来。

9月5日,记者见到了小馨家人。当再次提起小馨遇害时的场景,呆坐在床上的父母身子不自主地颤了一下。神情恍惚的父亲叹息不断,“我可怜的儿啊”,刚要开口,一旁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。

小馨的舅妈告诉记者,听到小馨被害的消息,她一下就懵了。谈话间,小馨的舅妈不时哽咽。“多好的一个孩子啊,就这样没了。”她说平时这孩子特别愿意同人亲近,总是安安静静的,不多言不多语,很爱读书,身上透着股“文气”,我们都特别喜欢她。

但是,因强奸杀人入狱,着实是件大事,这在这个小村子里,几乎人人知道。“给介绍的姑娘一听说他有前科,谁也不愿意。”父亲说道。

高某某在家里排行第二,有个姐姐和弟弟。村里人评价说,这家人特别老实、实在,除了高某某。家人说,他从小就让人操心,不服管,特别拧,脑子转不过弯来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从小馨家到刘李庄镇二中之间,有七八里的土路。记者走访发现,道路距离村中住户比较远,道路两侧是成片的玉米地。正值玉米成熟之际,绿色的玉米秸秆高过一个成年人很多,连接成片,将道路包裹的严严实实,人进入其中很快便没了踪影。

2014年9月4日,河北省保定市安新县一13岁女孩小馨上学途中遇害。经过安新警方侦查,该案于9月7日成功告破。犯罪嫌疑人为刘李庄镇三义村高某某,据供述,9月4日早晨6时30分许,高某某路遇上学途中的小馨,临时起意,将其强行拉扯至玉米地中强奸杀害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高某某已被安新警方刑事拘留。等待高某某的是法律的制裁,而此事同时给两个家庭带来了无法挽回的伤痛。

小馨遇害的地点深入玉米地足有百米。这一路段相对宽阔,过往行人、车辆并不少,且距离华北油田的采油点不足五百米。但是即便路边停放着自行车,除了曾焦急寻人的小馨家人,谁也不会注意。

儿子没有按时回来。“不会是出事了吧?”父亲十分焦急,7日上午,他赶到了镇上打听消息。随后,刘李庄镇的相关负责人来到了高某某的家,将情况和盘托出。

“他们说,我儿子3天前强奸杀死一个13岁女孩,我当时心里一紧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儿啊。”又爱又恨,高某某的母亲哭倒在床上。“哭有什么用,做出这种事儿,当父母的也没脸求情,按法处理吧。”高某某的父亲无奈地说出这些话。

此时,高某某的姐姐已出嫁,小他4岁的弟弟已成家,有个9岁儿子。弟弟一家和父母住在一起。全家人希望高某某能够洗心革面,重新开始生活,便开始张罗给他介绍对象。

顺着一条长满杂草的狭窄土路,7日,村民带领燕赵都市报记者来到了高某某弟弟为其盖的新房。

相比以往,那次他跑了很久,直到1989年,警察来到家里,告诉家人,高某某在北京强奸杀害了一名女子,他们才知道儿子原来是到了北京。至于高某某当时如何生活,做什么工作,家人一概不清楚。下一次见到儿子时,就是2010年,服刑21年后,高某某刑满被释放回家。

床头、床尾摆放着《法制故事》、《民间故事》等五六本杂志,封皮上赫然显示着“**醉酒后葬送无辜少女”等类似标题。燕赵都市报记者发现,纸张已磨损,十分破旧,显然是被翻看过很多遍的样子。

家人忙从她的同学处打听,才得知,小馨那天上午根本就没有到过学校。一家人这才着了慌,顾不上吃饭,小馨的父母召集二十余个乡亲,同时联系了村中的广播,开始四处寻找。

家中,母亲哭得虚脱了。提到高某某,刚给他盖新房的弟弟哽咽着,起身出去了。“大伯,对我挺好的,带着我玩儿。”高某某13岁的侄子低着头说着。

小馨婶婶回忆,发现的地方距小馨的家约六里地。当时孩子的脸朝下趴着,颈部有明显的勒痕,人已经没气了。

用家人的话说,自小他脑袋一“炸”,就跑了出去,很多天不回来。他或者在玉米地里,或者躲在破房子里,平时就抓个玉米或山药充饥。每次家人都得四处打听,多方寻找。“十几年,他跑了多少次都记不清了,哪儿也去。”为此,父亲不知打了他多少次,他认真地保证不再跑了,但等到下次脑袋“炸”了,老毛病就又犯了。

“小馨,小馨,听到广播后,赶紧回家,你爸你妈在找你。”9月4日13时许,安新县西白庄村中大喇叭的循环广播,打破了午后的宁静。

记者从学校了解到,9月4日是刘李庄镇二中开学第一天,14时许,小馨家人来到学校询问,小馨上午是否来过学校。校方通过学生报到记录,确定小馨上午并未来学校。

2014年9月7日上午,记者从警方获悉,该案已告破,女孩是被奸杀。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获,系安新县三义村人,且有犯罪前科。

此时,高某某再次强奸杀人的消息已在村里传开了。在家门口,村民围着,议论着,并投来异样的目光。这个老实的农民只是默默地低头走过。面对燕赵都市报记者的提问,他知无不言,“他自己做的孽,还是等着法律的处罚吧。”谈到对此事的感受,他仍平静地说着。

据警方介绍,2014年9月4日16时许,安新县公安局接到报案,安新县淀南西白庄村一13岁女孩上学途中遇害。随后成立了专案组展开调查。在经过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后,案件初步定性为强奸杀人。

一家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还没等家人反应过来,高某某就起身要走。“什么时候回来啊。”母亲焦急地问。后得到民警的答复,核实完情况没事的话,晚上就能回来了。家人不再多问,高某某平静地出了门。

然而,就在房子盖好后不久。9月4日早上,高某某就在三义村附近的玉米地里,将正要去刘李庄镇二中报到的13岁女孩小馨(化名),强奸并杀害。

“那天临走,孩子还跟我们说,爸爸妈妈我去上学了。可是谁知道,她就再也没回来。”小馨母亲告诉燕赵都市报记者,她特别懂事,开学前的暑假,家中洗衣服做饭,都是她一个人干。

9月6日20时许,夜幕下的安新县刘李庄镇三义村安宁平静,42岁的村民高某某在母亲家吃过晚饭,收拾停当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电视。突然,几名身穿警服的人员走进家中,“我们是安新县公安局的,高某某跟我们走一趟,核实点情况。”

在受害者家中,为了避免家人悲伤过度,小馨的遗体一直被停放在亲戚家中。而事发当晚,小馨父亲在遗体旁整整守候一夜。“小馨别怕,不用怕了,爸爸在呢。”他嘴里始终重复着这句话。他说,只要闭上眼睛,就会想起当初见到小馨被害现场的情景。没能保护好女儿,是他这一生的痛。

9月4日是13岁的小馨去初中报道的日子。当天一大早,在父母的目送下,她准备开始作为中学生的第一天。没曾想,这一去就再也没能回来。

还是放心不下,夜里,他的父亲赶到高某某的家,要等到他回来。高某某尚未婚,独自居住。母亲在家等老伴带回儿子的消息。然而那天,全家人整夜未眠。

赵姓校长称,按照惯例,即便学生曾在学校报名,如果开学第一天未报到,学校会默认该学生不来本学校就学。因此,校方也未向家里通知此事。

当天中午,小馨的家人早早备好午饭,等着小馨放学回来。可当别人家的孩子都陆续抱着新书高高兴兴地回家,却唯独不见小馨的身影。而此时已经是中午12时30分。

后经过连续三昼夜的走访摸排工作,根据获取的相关证据,专案组确定该县刘李庄镇三义村高某某(男、42岁、未婚独居,有犯罪前科)有重大作案嫌疑。9月6日夜,犯罪嫌疑人高某某被抓获归案。

小馨的舅妈一直望着学校的方向,她告诉我们,到现在都觉得小馨只是去上学了,总觉得她还能回来。

经讯问,高某某供述了9月4日早晨6时30分许,路遇上学途中的小馨,临时起意,将其强行拉扯至玉米地中强奸杀害的作案事实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高某某已被安新警方刑事拘留。

小馨家人向记者还原了事发前的情况。9月4日一大早,本要结伴而行的同学等不及小馨,先上学去了。隔了十分钟,吃完早饭的小馨赶紧骑上自行车出门,追赶上学的同伴。这也是家人看到小馨生前的最后一面。

一行人没有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最终,在小馨上学所经道路路旁,两棵倒了的玉米秆引起了家人的注意,顺着玉米秆倒了的方向,家人发现小馨的自行车。接着,钻过一人多高的玉米地,眼前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。

9月7日16时许,燕赵都市报记者来到了高某某父母家中,正碰上其父亲出门放羊。这个66岁的老实农民每天的任务就是放着40余只羊去吃草。按每只卖到500元计算,一年下来,可收入两万余元。这是老两口的全部经济来源,这些也多拿给了高某某盖房。

“事发后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”高某某的母亲回忆,前些天,高某某因为工作中划伤了手指头,在家休息,没上班,每天来家吃饭。9月4日7时许,按照往常,他本应该到家里吃早饭,但那天直到11时许他才到。高某某说是去给伤口换药了,母亲相信了,没多问,也未发现和往常有何不同。

然而,就此后不久,他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了北京。那年是1988年,他16岁。

有一次,母亲费尽周折把儿子找了回来,“儿啊,你太让娘操心了,听话,别再跑了行不。”高某某答应,不再跑了。

走进新房里,记者发现,房屋里还没有接通电源,没灯。放在里屋的大床是唯一的家具。床旁,还放着洗过的半碗枣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ddxtr.cn安徽省天长市济奈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 - www.ddxtr.cn版权所有